首页 > 女频小说 > 盛世八零之全能娇妻

盛世八零之全能娇妻

339 生和死(全文完)

作者: 闲听冷雨

    “好好,好孩子。”

    “好孩子!”

    连着几声好孩子出口。

    安老爷子是真的高兴,激动的端着杯茶的手都轻轻发抖。

    接过茶,他喝了几口后一脸的开心,

    “能看到你们两个结婚啊,爷爷就是马上闭眼也高兴。”

    这话绝对是安老爷子的真心话。

    虽然吧,他也不想就这么的离去。

    人都是贪心的啊。

    看到两个喜欢的孩子结婚在一起,肯定就想看到他们以后的生活。

    甚至,偶尔那么贪心的想抱重孙子。

    可是……

    人生呵,谁还能没个遗憾呢。

    自家老婆子早早的就走了,连孙子结婚都没看到呢。

    这样一比较。

    安老爷子顿时就多了几分的满足。

    热闹了一天。

    隔天上午,安家人直接就开车去火车站,然后上了车子回了老家。

    因为安老爷子的身体。

    大家一会儿坐的卧铺。

    柳双双等人都有些担心,生怕安老爷子的身体撑不住。

    可是……

    一路上还好,火车走走停停,安老爷子偶尔喝几口水,勉强吃上那么几口。

    当然,喝的更多的是安南特意给弄过来的营养液。

    是找医院里头几个医生配制的。

    怕的就是安老爷子吃不进去东西,路上撑不住。

    凌晨一点。

    安老爷子再一次的疼醒,一阵阵的咳。

    把大家都惊醒后闹腾了一阵子。

    老爷子好不容易睡下去。

    安南让大家都睡下。

    然后他坐了一会儿,帮着老爷子盖了下薄被子。

    然后他走出去站到了车窗玻璃前头,

    “爸,大哥。”

    安爸爸和安大哥两人回头,冲着他看了看,又转头看向了窗外。

    好半响。

    安东声音平静的开了口,

    “再过几个小时就要下车了,不用担心了,爷爷能撑住的。”

    能撑的住下车。

    可下车后呢,还能撑的住多久?

    安南嘴张了张,把这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爷爷一定会没事的。”

    这话与其说给身边的安爸爸安大哥听。

    不如是安南自己说给自己听!

    凌晨五点半。

    安家一行人下了车。

    安南早早出去找了几辆车子,安老爷子的气色有些难看。

    安东背着他。

    一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大家也没什么心思说在路上吃口饭啥的。

    直接找了两辆车子一路就奔回了镇子上。

    柳妈妈到家后直接就忙活了起来,把几个房间收拾出来,然后就是新鲜的铺盖。

    回头又去忙活吃的。

    安妈妈帮着安顿好老爷子后也跟着一块去帮忙。

    等到大家匆忙吃了点早饭,都忙活完后。

    安老爷子已经被安顿到房间睡了下去。

    安爸爸也是很少来这个老家的,这会儿到了后站在院子里头四处看了一会儿。

    不知想到了什么,对着安南两兄弟招了招手,

    “走,咱们爷几个出去走走,转转。”

    安妈妈没去。

    她和柳妈妈在家里头一边说话一边弄东西。

    最后却是被柳双双给撵回了房间,

    “你们都去休息,有什么事情睡醒了后再说。”

    她指指院子,“我来扫地就好。”

    两个当妈的没能拗的过柳双双,最后各自摇头笑着回了房间。

    柳妈妈倒还好。

    安妈妈一来是换了地方觉得各种的不得劲儿,睡不着。

    二来也是真的担心隔壁房间的安老爷子。

    她也好,安家父子几个也好,甚至包括柳双双等人心里头都有一个想法,

    安老爷子这一次过来,怕是走不了了啊。

    就这身体情况,能撑到现在,一路撑下来已经是很不容易!

    或者是一路奔波。

    也或者是到了地方,躺在舒服的床上。

    自觉没什么睡意的安妈妈不知何时悄然的闭眼,沉沉睡过去。

    一觉醒过来。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

    安妈妈赶紧起身,院子里头已经撑起了灯光。

    柳双双等人都在院子里头说话。

    看到她出来,安南率先起身,

    “妈你醒了?”

    “嗯,这都几点了呀,你们怎么也不叫我?”

    安妈妈知道大家都还没吃晚饭,一脸的歉意,“都怪我不好。”

    “这有啥好怪的,我也才刚刚醒。”

    柳妈妈笑呵呵的,“晚饭是双双和安南两个人煮的,安南妈妈饿了吧,来,咱们坐下来尝尝孩子的手艺。”

    “好好,那我就尝尝咱们双双的厨艺。”

    至于自家儿子的……

    安妈妈直接给忽略掉,不值一提!

    晚上。

    安老爷子也有了些精神,和大家坐到一块喝了小半碗的汤。

    等到大家都吃完,安老爷子还陪着大家说了会话才回房间歇着。

    六点半。

    安南从安老爷子的房间走出来。

    看到外头几个人的视线都落到他的身上。

    他对着大家摇摇头,“睡着了。”

    “睡着了就好,睡着了就好。”

    安妈妈连续道了两个睡着了就好,看着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

    她想了想,索性说出了另外一个话题,

    “咱们商量下怎么给安南和双双在这边办一场婚礼吧。”

    “对对,这事儿得快一点。”

    倒不是大人或是谁心急。

    安老爷子的身体等不下!

    柳妈妈也明白这个情况,所以在几次商量过后,最终选了个三天后的时间。

    也没什么好准备的。

    席面是一定要请几个人来家里头帮忙的。

    至于请客人啥的……

    安家这边没什么亲戚,柳双双这边……

    柳妈妈没好意思直接说不用请双双奶奶那边的人,只是笑着说回头商量下,明天一早决定。

    晚上。

    等到安家人都散开,歇下。

    柳妈妈和柳双双母女两个人则是没有一丝的睡意,坐在院子里头商量事儿,

    “要不要请他们,你自己拿主意吧。”

    柳妈妈并不想和柳家那些老院子里头的人打交道。

    二房三房的人都没啥好的。

    老院子里头那两个更讨厌,她是看都不想看到这些人!

    可要是不让那些人来吧……

    柳妈妈有些犹豫,“让安家人看到咱们这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

    显的多不好?

    柳双双摇摇头,“妈,让他们来做什么,和咱们闹腾吗?”

    “让他们当着安家的人闹起来,然后让安妈妈他们看笑话吗?”

    柳双双这话一出来。

    把柳妈妈心里头的那丁点迟疑瞬间给打散。

    想也不想的摇头,“那就不让他们来了。”

    这才对嘛。

    来什么来啊,就是陌生人!

    第二天柳妈妈和安妈妈两个人直接就奔去了市里头。

    买东西啊。

    虽然说一切从简,但好些东西肯定是要买的。

    安家不缺这一点钱。

    柳妈妈现在其实手里头也是有些钱的。

    再加上她对于柳双双这个女儿可是心存感激,自然是恨不得她什么都用好的。

    两个妈妈两天时间买了不少的东西。

    而安南柳向东安东几个则是负责镇上找人做席面这些事情。

    知道柳双双的情况,在两家的人商量过后,安家人大手一挥,直接把两边的邻居都给算了上来。

    加上柳妈妈娘家那边的两桌。

    总共是凑满了六桌酒席。

    安爸爸直接选用的是流水席方式。

    第四天一大早,左右邻居就被柳妈妈请了过来。

    乡里乡亲的。

    大家都相处了这么些年,也算是看着柳双双长大的。

    柳妈妈又是个好脾气的人。

    再加上只是去做个席,吃东西又不是别的。

    大家自然乐意给这个面子的。

    柳双双则是被安东几个助理开着车子从镇上唯一的一家宾馆接出来。

    绕着整个镇子转了两圈。

    然后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回来,送进了早就装修好的房间……

    安老爷子这次是在场的。

    早上没能起的来。

    但一上午的时间他都撑了下来。

    甚至还看着柳双双两人给他敬了一杯酒。

    当然,他杯子里头放的是温开水,但就是这样老爷子也高兴啊。

    这是他的家,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

    虽然中间那么多年没回来。

    但现在,这个地方又成了他以后,甚至是永远长眠的地方。

    这里有他早早逝去的爹娘。

    有自家脾气火爆的老爷子……

    很好!

    很高兴!

    流水席一直摆了三天。

    柳妈妈家的娘家人来了三天,但结婚嘛,高兴的事儿。

    再加上柳妈妈几位嫂子也算是给了她面子,还上了些礼金呢。

    又会说话,还把安老爷子给逗笑了一回。

    她也就不追究这些了,

    吃就吃吧。

    再说,席面摆出去不就是让人吃的嘛。

    “哎,妹子啊,你家双双这是走了什么运啊,嫁了个啥人家啊,怎么这么有钱的?”

    瞧瞧这么多天的流水席。

    餐餐有肉,有鱼!

    得花多少钱啊。

    柳妈妈笑了笑,看向自家二嫂,“嫂子,咱家双双是和人家儿子结婚,又不是去查人家家底的,我哪知道人家到底有多少钱啊。再说了,就是咱们问人家也不会和我说啊。”

    “这倒是真的,问也不会说啊,又不是傻子。”

    虽然是这样说,但柳妈妈的娘家二嫂还是没忍住提醒着柳妈妈,

    “你可得长个心眼呀,让咱们双双过门后赶紧生一个儿子,这样对方就是有什么花花肠子也能多分点钱。”

    柳妈妈听了这话脸都黑了,差点想撵人,

    她女儿这才刚结婚呢,嫂子就想着让自家女儿分人家家产然后离婚?

    简直是……

    算了算了,以后还是能不走动就不走动的好!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

    安老爷子的身体不好不坏的,期间也去市里的医院检查过一回。

    得出的结果和首都那边没什么两样儿,

    等!

    等什么,安家的人都心知肚明。

    这样的情况下,安爸安妈直接请了一个月的假,安东也把余下的事情直接丢给了刘助理几个人。

    所有的人都把心思用到了陪安老爷子的身上。

    饶是这样,安老爷子的身体还是一意孤行的虚弱了下去。

    二十几天过后。

    他整个身体几乎瘦成了皮包骨。

    安妈妈好几次背着安老爷子在外头哭,

    这人怎么就熬成了这样啊。

    多痛苦啊。

    还不如直接一下子就过去了,不用遭罪啊。

    “双双,你说你爷爷他,他这一辈子就没做过什么坏事啊。”

    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

    老天爷怎么就这样的不睁眼呢?

    老天爷不睁眼吗?

    柳双双抿了下唇,有些怔然的一时间不知怎么接这个话。

    她自己……是重生的……

    是老天给了她一次机会吗?

    可安爷爷……

    她不去想这个事儿,只是轻轻拍着安妈妈的后背,

    “放心吧,安爷爷是好人,日子……会好起来的……”

    是啊。

    日子是会好起来的。

    可安老爷子却……

    三天后。

    安老爷子突然水米不进。

    咳的一阵比一阵的厉害。

    柳双双等人直接就提起了一颗心,一个个紧张的不得了,

    能撑过去吧?

    可柳双双看着躺在床上不醒人事瘦成一把骨头的老人家,她心里头又在想,

    或者,就此不再醒过来也是一种解脱?

    晕迷了一天一夜的安老爷子没有醒过来。

    可柳双双却突然在起身时一阵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把大家吓一跳。

    安南都不敢耽搁的,直接压着柳双双去了镇卫生院。

    经过一番的折腾过后。

    他喜出望外的跑回来,“爸,爸,妈,妈,爷爷,双双有了,双双有宝宝了……”

    哈哈,他要当爹了!

    他和双双有孩子了!

    不顾安爸爸几个人的询问,安南扑到安老爷子身边,凑着他的耳朵,

    “爷爷,爷爷你听到了没有,双双有孩子了,是您的重孙子。”

    “我的孩子……您的重孙子……”

    一滴眼泪自安老爷子的眼角流出来。

    这是,高兴的泪。

    这是,欣慰的泪。

    安南跳起来,“爸爸,妈,爷爷他听到了,他听到了我说的话!”

    “爸,爸你是不是听到了,你醒醒……”

    可惜,安老爷子却是再也没能醒过来。

    这是他平生流的最后一滴泪。

    给了柳双双和安南两人才刚刚发现,还是一个小豆芽儿般的未出世孩子!

    停棂三天。

    安老爷子的灵柩葬入安家祖坟。

    和安奶奶两人合葬。

    夕阳西下。

    送别安老爷子最后一段落过后,安家人神色疲惫又茫然的往回走。

    安南站在老爷子的墓碑前,痴痴的半响不动。

    身侧,柳双双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爷爷你安心走,家里头有我呢,我会照顾好爸妈,还有安南的。”

    “等到了明年呀,我带着您的曾孙来看您。”

    她轻轻的晃了下安南的手臂,“安南,爷爷只想看到你平平安安的,他不会想你难过的。”

    “我才没难过呢,老头子你好好歇着,明年我再来看你。”

    转身。

    夫妻两人手牵着手,并肩,放慢脚步朝着不远处的车子走过去。

    午后的阳光把两人身影拉的细长。

    隔着车窗,外头的景色一闪而过。

    柳双双轻轻抚了下小腹,这里,有一个小生命。

    不曾出生的。

    新生的,生病。

    一生,一死。

    新旧交替。

    生命,不外乎就是如此吧?

    她把头枕到安南肩上,眼底眸光坚毅,

    这一世,她一定会过好属于自己的生活,守着和安南的家,守着他们的孩子。

    平安喜乐。

    白头到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trip2.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