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大武收尸人

大武收尸人

第六十四章:反击

作者: 西门飘血

    见到张曀仆满身的慌乱,壹利咥玛心疼不已,费力的抬起手来,轻轻的抓住他那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的双手,断断续续的说道,“曀仆哥哥……我……”受伤太重,以至于她说话的时候,不断的有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

    张曀仆握紧了壹利咥玛的手,连着说道,“不要说了……”

    壹利咥玛却摇了摇头,继续吃力无比的说道,“我……先走一步了……你要想办法……活着离开……不要……报仇……”

    话才刚说到嘴边,壹利咥玛的嘴里便不断的涌出鲜血,不一会儿,便没了气息。

    “我和你拼了!”壹利咥玛的死,让张曀仆彻底的失去了理智。随手在地上捡起一把弯刀,他便朝着一旁脸色铁青的察哈合台杀了过去。

    亲手错杀了自己的王妃,又眼睁睁的看着对自己从来不苟言笑的壹利咥玛对别的男人如此亲近依赖,察哈合台此时的状态也没有比张曀仆好到哪里去。

    抬眼瞥见满身是伤的张曀仆握着弯刀朝自己砍来,他想也不想的就一脚踹出。

    “噗……”一口鲜血吐出,被踹飞的张曀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察哈合台却明显没有解恨,大步走上前去,对着张曀仆的腰腹部,便又是狠狠的一脚。

    没了力气的张曀仆,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对察哈合台的拳脚攻击,除了死死的护住致命处,便没了其他动作。

    打的累了,察哈合台捡起方才因为太过震惊而掉在了地上的狼头刀,如同勾人魂魄的死神一般,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张曀仆。

    狼头刀再次高高的举起,刀身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不好了,马受惊了……”

    随着一声惊恐不已的大喊,突厥营地里响起了一声接着一声的马儿嘶鸣声。

    营地里的马儿们,仿佛在一瞬之间都受了惊似的,发起了疯,胡乱的跑了起来。不过短短的瞬间,便有不少突厥士兵被马儿撞翻,惨死在了马蹄之下。

    马匹受惊,这可不是小事,察哈合台根本不敢有任何轻忽,当即便点了身边的几位将军,命他们带着人马前去安抚,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是你的阴谋?想调虎离山趁机逃走?”察哈合台转身看着张曀仆,面上的恨意和杀意几乎凝为实质。

    可张曀仆却也是一脸的茫然,一副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模样。

    当初和阿蛮他们三人商量刺杀计划的时候,他想过利用受惊的马匹转移突厥将士的注意力,以便于他们带着壹利咥玛离开。

    可考虑到阿蛮和阿鬼只有两人,想要惊动突厥营地里数千匹战马,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他便做了罢!

    可如今……

    正想着,他突然听到一阵破空之声传来,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只见一支利箭,正疾速朝着察哈合台而去。

    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察哈合台一边后退,一边举起狼头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咣”的一声,那箭矢击在了狼头刀的刀身上。

    “有刺客,保护大王!”

    还在附近的突厥将士们,见到这一幕,顾不得去安抚四处乱跑的马匹,急忙涌了过来,要保护察哈合台。

    可不等他们靠近,便有四五颗雷火弹从天而降,在人群中爆炸开来。

    在那雷火弹爆炸的瞬间,还时不时的有箭矢偷袭,让一众突厥将士防不胜防。

    见到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张曀仆轻咳出声,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浮现开来。

    没想到,竟然是他们来了。

    “怎么样,还活着没?”正想着,一道带着几分不满的女声响在了他的耳边。

    闻声看去,只见一身红衣的阮宁,一刀挡开了杀过来的突厥士兵,正没好气的瞪着他。

    张曀仆伸出手去,接着阮宁的力气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疼得几乎麻木了的身体,大喘气的说道,“死不了!”

    听着这话,阮宁低头看了看不远处壹利咥玛的尸体,抿了抿唇,放缓了语气,“你……还好吧?”

    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张曀仆沉默了一下,几瞬之后,他才出言说道,“她临死前,让我想办法好好活着。”

    阮宁深深的看了全身是血早已没了生命迹象的壹利咥玛一眼,转过头去,对借着自己力道站着的张曀仆说道,“弟兄们都来了,盲枪他们还联合了大漠里好些个寨子和这附近被察哈合台袭击过的部落,都在外面守着呢!有他们在,今日说什么也要将你带走!”

    说完,她便要扶着张曀仆朝外走去。

    可张曀仆却是顿住了脚步,抬眼看着正在和飞刃断刀交手的察哈合台,面沉如水的说道,“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阮宁一愣,顺着张曀仆的视线看去,见到他对察哈合台那浓烈的杀意之后,她下意识的皱眉阻止,“你疯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张曀仆却是轻笑一声,偏头看着阮宁,说道,“我的确不是对手,可我不还有你们吗?”

    听到这话,阮宁有一瞬间的傻眼。两个呼吸之后,她笑出声来,说道,“你说的没错!”

    说完之后,她从腰间皮囊里取出了些伤药,扔到了张曀仆的手中,说道,“别察哈合台没死,你先走一步了。”

    说完之后,她握着手中的匕首,便加入了飞刃短刀和察哈合台的缠斗之中。

    见到阮宁的动作,十郎和长弓等人立时反应了过来,加大了攻击力度,为几人拦下了正不断围上来的突厥士兵。

    在三人的围攻之下,察哈合台有些捉襟见肘,百招之后,便隐隐的落了下风。

    当几人缠斗两百招之后,一直在旁观战的张曀仆,握紧了手中的银枪,对着察哈合台在三人围攻之下露出的破绽,快准狠的刺了过去。

    锋利的枪头从察哈合台的后背刺入,从胸膛穿出。

    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的察哈合台,瞪大了眼睛,转过身去,看着握紧了银枪枪杆的张曀仆,满脸都是不甘之色。

    张曀仆神色未变,手中一个用力,将那银枪拔出,反手一挑,便将察哈合台的项上人头挑落。

    阮宁的伤药虽不是什么神丹妙药,可两百招的时间,足够他的身体恢复些力气了。更何况,旁观者清,没有加入缠斗的他,更能直观的发现,察哈合台在交手中的破绽。

    虽说背后偷袭有些胜之不武,可是今日斩杀察哈合台于他而言,却是势在必得之事。

    杀了察哈合台之后,张曀仆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在阮宁的搀扶下重新站稳之后,他用银枪挑着察哈合台的项上头颅,朝着一旁的飞刃扔了过去。

    飞刃会意,高举手中挑着察哈合台项上人头的长枪,大声喊道,“察哈合台已死!”

    清风寨其他人,听到这一声,也纷纷出声高喊,“察哈合台已死!”

    在一声接着一声的高喊中,突厥大军彻底的乱了军心。被烧了的粮仓,不断发疯乱跑的马匹,早就让他们耗费了不小的心神。更何况,此时还有一支不明的队伍,凶勇无比的冲进了他们的营地。

    不到小半个时辰,突厥大军便再也撑不住,慌忙朝着西北方向逃窜而去。

    盲枪带人联合起来的大漠各寨子和被察哈合台突袭过的部落的人,见状想要趁势追击,却被张曀仆等人给拦了下来。

    他们此时打的突厥大军败退,不过是占了便宜,因着察哈合台之死,突厥大军军心大乱。可突厥部落众多,对王位有觊觎之心的不在少数,万一他们追上去遇见了,必会得不偿失。

    听了张曀仆和盲枪的分析,众人激动不已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将乱做了一团的突厥营地扫荡了一番,各自得了不少的好处后,大漠之中各寨子和那些部落的人,便和清风寨众人告了别,纷纷离开。

    将壹利咥玛和花脸的身后事安顿好之后,阿蛮和阿鬼本也打算告辞离开,却被张曀仆拦了下来。

    “你们部落都没人了,能去哪里?”张曀仆看着面前的两人,轻声问道。

    阿鬼抬手摸了摸后脑勺,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分明是一副没想好的模样。

    阿蛮抬眼看着张曀仆,冷声说道,“走到哪算哪,漠北这么大,总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沉默了一会儿,张曀仆看着阿鬼和阿蛮,一脸认真的说道,“要不……和我们一起吧!”

    闻言,阿鬼面上浮现出喜色,可是扭头看了看阿蛮,却是将即将说出口的话给咽了下去。

    见着阿蛮不做声,张曀仆劝说道,“现在的大漠,越发的不平静了,你们两人,又能走到哪里去。还不如和我们一起,至少也有个伴。”

    许是看出了阿蛮的犹豫,阮宁走上前,笑看着她,说道,“清风寨欢迎二位的加入。”

    阿蛮仔细的打量着阮宁,确定她所言不假,犹豫了一下,终究是点了点头。

    等到面前的突厥大营被大火焚烧的差不多之后,张曀仆等人翻身上马,朝着大漠中驶去。

    微风拂过,卷起层层黄沙。

    一道带着几分轻快的声音随着不断起舞的黄沙传出,“银龙,咱们现在去哪?回清风寨还是?”

    许久之后,当漫天的黄沙重新落入沙土之中,一道坚毅的声音传来,“先去西城,找罗艺!”

    数月之后,西城守将罗艺屡次击败进犯的突厥大军,一时名声大噪,其麾下燕云骑尤甚。燕云骑不足二十人,却有以一敌百,万夫莫当之勇。自他们出现之后,罗艺率领的抗击突厥大军,纵横大漠,未逢一败,其实力,绝非一般军队可比。所到之处,突厥人闻风丧胆,纷纷退避不已。

    在罗艺和燕云骑的震慑下,突厥大军纷纷退避,数年不敢犯边。大漠百姓自此安居乐业,不再饱受战乱侵略之苦。

    边境安定之后,罗艺修书一封,传回朝堂,为前幽州长史张荣平反,洗清张荣玩忽职守私通突厥的罪名,张氏一族所受刑罚,尽数豁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trip2.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