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盛世荣宠之娇妃难养

盛世荣宠之娇妃难养

第一百九十二章 终篇

作者: 浮梦公子

    安灵芷还保持着仰望燕王的姿态,眼中的柔情甚是还未来完全消散,一把匕首却插入了她的心口,鲜血汩汩流出,与她身上的红色嫁衣融为一体,仿若绽开了朵朵红莲。

    “为……为什么?”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不过转瞬之间,她便从云端跌落到了地狱。

    燕王还揽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这是自那日宫宴之后,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亲昵。

    燕王贴近安灵芷耳边,平缓的语气中隐有难掩的兴奋流露出,“瑾王意欲逼宫造反,瑾王妃杀害了燕王妃,并挟持了太子殿下。

    燕王为护朝堂纲纪,诛杀叛贼,陛下龙体有损,传位于燕王……

    这个故事如何?是不是很让人振奋?”

    这是他距离那把椅子最近的一次,他终于不用再做一人之下,至此他便是万人之上!

    鲜血汩汩流出,安灵芷的瞳孔渐渐失去光彩,无论是悲伤,还是欢喜,都被一层模糊的雾气所笼,“为……为什么?”

    流失的鲜血带走了她的温度与气力,她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只不甘又问了一遍为何。

    燕王与此番却与她心有灵犀,体贴耐心的道:“你可是想问,本王为何一定要杀了你?”

    安灵芷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觉心口与她此时的指尖一样的冰冷。

    “的确,在这计划之中,你并非非死不可。此时岑娇已经中计,前去挟持太子,已是罪不容恕,可你还是非死不可啊。

    如此完美的计划,我怎会容它有一丝一毫的瑕疵。”俊美的面容因嘴角的冷笑而显露出一抹阴鸷,眸光冷酷又绝情。

    他能够干干净净的登上皇位,不用背负任何骂名,甚至可以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在万民面前。

    可若安灵芷不死,她便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怎么能容忍他的皇后是一个出身如此低微之人。

    休妻废后都会遭人诟病,所以安灵芷必须死在这场宫变之中。

    燕王语落,毫不怜惜的将安灵芷推开。

    裙摆铺落,安灵芷如一朵被人摘落践踏的花朵,在最盛绽之际,跌下枝头,落入尘埃。

    她刚才眼中的光有多么绚烂,此时便又多么黯淡。

    她用尽最后的气力牵出一抹自嘲的笑,她汲汲营营,却在以为距离幸福最近之时失去了所有。

    身体的温度随着血液一点点流逝,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脑中出现大片大片的空白。

    可有一副画面却格外显眼,那是在武定侯府的花园中,她穿着一身漂亮的粉色小裙子如蝴蝶一般跑跑跳跳。

    岑妙在后面追着她跑,岑妍抿着笑站在一旁拍手,日光是那么明亮,花草是那般鲜艳。

    她落下一滴清泪,无声的闭上了眼睛。

    原来,那才是她这一声最幸福的时刻,却被她亲手毁了。

    如今,她也被她所以为的幸福摧毁,或许,这便是她应得的报应吧……

    燕王面无表情的用安灵芷的嫁衣擦干了匕首上的血迹,漠然的转身离开。

    安灵芷只是一颗碍眼的石子,一脚踢开,以王妃之礼安葬,已是她最好的归宿。

    今日之后,他将不再是燕王,而是帝王。

    “王爷。”

    一青衣宫婢快步而来,低声道:“王爷,事已成,岑娇已挟太子。”

    “好!”燕王抚掌,眸中冷光毕现,“皇兄那里如何了?”

    “高公公已将补药送进紫宸殿,奴婢亲眼看见陛下服下。”

    容和身子孱弱,每日都要服用补药,只今日这碗药中非但与人无益,更有致命剧毒。

    “好!一切依计行事!”

    双王大婚,百官朝贺,容和冷眼望着身着红衣的容昭,墨眸之中无一丝暖意。

    “吉时已到,瑾王为何未到?”容和环视下方,眉目深锁。

    众人无人应声,只也心觉古怪。

    瑾王对武定侯府的三小姐可以说应情至深,怎么会在今日迟迟未来。

    容昭低垂着头,嘴角却泛起一抹冷色。

    容陌自然来不了,他与淮南王早已达成协议。

    他以巡防营控制容陌,阻他进宫,而淮南王将率一众身穿瑾王府铠甲的士兵佯作攻城逼宫。

    岑娇以为那宫婢是容陌之人,已经挟持了太子,这谋逆之罪已稳稳落在他们头上。

    待再过一时半刻,皇兄毒发,他便可以让皇兄退位让贤了。

    容昭抬起头,隐隐可见容和眸中隐现怒色。

    容和捏了捏拳,似强忍怒意,“来人,传瑾王……”

    话音刚落,容和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晕倒在了龙案之上。

    “陛下!”群臣大惊失色。

    “传御医,快传御医!”高荣尖声颔首,却隔空与容昭相望一眼。

    容和被搀扶进内室,一众大臣虽慌张焦急,却也只能候在紫宸殿外。

    半晌之后,高荣面色哀愁的走出紫宸殿,脸上难掩悲痛之色,“燕王爷,陛下传您进殿。”

    容昭藏住了心中洋溢的喜色,面色凝重的抬步走入殿中,高荣则被一众大臣团团围住,纷纷询问容和龙体。

    紫宸殿内充斥着浓浓的药味,几个御医正在焦头烂额的商议药方。

    容昭目不斜视的走入殿中,行至龙榻之前,轻轻唤了一声,“皇兄。”

    帘内的人似乎动了动,却为发出声响。

    容昭勾唇,挑开了帘子,望着脸色苍白的容和,再次唤了声,“皇兄。”

    容和抬眸看他,似是不知为何会是容昭进殿,气息不稳的道:“太子……传太子。”

    容昭一笑,随意的坐在了榻边。

    容和瞳孔微缩,怒目望着他,“你……”

    “皇兄还是省些力气吧,不然一会儿如何还有力气写遗诏呢?”

    “你!”

    容和勾唇,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也不忍看皇兄这般痛苦,可若那毒太猛,皇兄便没有机会留下遗诏了。

    您也不用在等着太子了,岑娇那个叛臣贼子已经挟持了明时,纵使她会有妇人之仁,我的人也会帮她杀掉储君的。”

    容和冷眼望着容昭,眸中一片森冷,“他是你的侄儿……”

    “那又如何?皇兄,我也是您的亲弟弟啊,在您准备对我下手时,可曾考虑过我们的血脉之情?

    皇兄,今日臣弟不反,您也不会放过我的,对吗?”

    “你本就已有反意!”容昭屡次对明时出手,他如何能忍他?

    容昭冷笑出声,“皇兄,任何皇子都无法抵挡那个位置的诱惑,那是刻在你我血脉之中的野心,怪不得臣弟。”

    “你以为你能坐上这个位置吗?”

    容昭眼中满是自信,“自然可以,皇兄,实话与您说了吧,这皇城内外已皆在臣弟的掌控之中。

    兄弟一场,我不愿皇兄再受皮外之苦,皇兄还是快些立诏吧!”

    “放肆!”

    这句话并非容和所说,而是来自殿外。

    容昭蹙眉望去,便见护国公沉目迈入殿内。

    “燕王可知逼宫造反是何罪?”护国公腰挎长剑,剑尖直指容昭。

    容昭蹙了蹙眉,“护国公?你怎么在这?”

    “不仅护国公在,吾等皆在!”六部尚书,内阁一众大臣皆自外间阔步而来。

    容昭眉目冷凝,随即不屑冷笑起来,“本想兵不血刃,但尔等若非要搅和进来,本王不介意在这个大喜之日见红!”

    御林军副统领是他的人,他早已将太子被擒的消息传给薛临,薛临营救太子,御林军统领不在此时御林军已尽数被他掌控。

    “燕王便莫要再做春秋大梦了,快快伏诛吧!”护国公冷剑横指,颇有睥睨千军之势。

    容昭皱眉,正想问护国公的底气从何而来时,忽见一身银甲的薛临迈步进殿,手中的长剑还在滴滴淌血。

    “臣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容昭豁然起身,目光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你……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去救太子了吗?”

    “本宫好端端的,有什么可救的?”

    若说薛临的出现让容昭眸色震荡,那这道声音便彻底让容昭陷入恐慌。

    望着容明时毫发无损的行入殿中,容昭慌了神色,“你……你……”

    他脑中有一瞬的空白,忽有一抹火红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岑娇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婢女推至到容昭脚下,眸色轻慢,“就凭你,也想利用我?”

    她与容陌早已定下约定,即便事出突然,容陌不能亲至,但绝不会将事情交给岑娇不识之人,所以即便令牌是真,岑娇也知她身份有异。

    容明时冷冷收回视线,却在触及岑娇时,傲娇的扬起了下巴,“怎么样,我的演技不错吧?”

    “原来你们是在演戏!”容昭以为自己才是那个布局之人,却不知他竟早早掉进了他人的局中。

    高荣躬身走进殿内,恭敬的搀扶起容和。

    容和面容之上是多年的孱弱之态,但却并无大碍,哪里有在百官面前中毒的将死模样。

    “高荣,你竟敢背叛本王!”

    高荣搀着容和,嘴角略一扬,“奴才从始至终都是陛下的人,合言背叛王爷一说。”

    早在他还是小太监时,师父便曾与他说过,做奴才的要从一而终,若是主子倒了,便自认倒霉。

    输与赢,各占五分,端看运数。

    而那些妄图攀附高枝,背弃主人之奴,却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背弃旧主,新主又如何肯信。

    燕王妄图以金钱富贵收买他,简直妄想。

    “你们……你们竟然合谋戏耍本王!”容昭先是大惊,而后是大怒,可笑他以为皇位唾手可得,到头来他却成了跳梁小丑。

    “容昭,你便输在了以己度人之上。”岑娇冷眼望他,语气淡漠。

    容昭心性凉薄,心中无爱无信不仁不义,便以为世上他人皆与他一般,却不知人心虽易变,也容易被外物所诱惑,但人一旦有了羁绊,那种关系即便在生死面前依旧坚固,更何况只是区区利诱。

    大惊大怒之下,容昭状若疯癫。

    “可恶!真是可恶!

    你们以为如此便是赢了吗?淮南王已率大军攻向皇城,你们皆是瓮中之鳖!”

    护国公冷然大笑,“燕王,你以为我们设此局是为了你吗?

    陛下早已发现你的罪行,想要杀你,只需一纸诏令罢了,何必布如此大局!”

    “难道不是为了容陌吗……”容昭有一瞬的怔然,随即反应过来,“你们的目的是淮南王!”

    容和不置可否,只冷声道:“来人,将燕王压入天牢,无朕旨意,任何人不得探视。”

    容和被两名御林军禁锢手臂,却仍不肯认伏,“容和,你竟然这般算计我,是你逼我反的,是你逼我的!”

    容和却不欲再听,只抬了抬手,任由御林军将他拖拽离开。

    而此时宫外有捷报传来,“报!瑾王率军大破淮南军,叛贼淮南王已被燕王殿下就地诛杀!”

    “好啊!”众人欢喜抚掌,面容之上终是有了映衬今日宫中之景的喜色。

    容和移眸望向岑娇,启唇遣散了众人。

    容明时望了两人一眼,亦虽众人躬身退出,只在经过岑娇身边时小声道了句,“我就在外面。”

    这一幕被容和瞧了个正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无奈。

    “高荣,将人带进来吧!”

    “是!”高荣应声,不多时便带来了被捆住双手的柔妃与陈希。

    柔妃面色阴沉,但目光平和,反是陈希发丝凌乱,面露狰狞。

    “陛下,您为何要与岑娇为谋,您明明知道留他们在太子皇权难保!”

    陈希不明白,容和明明答应要娶她为后,让她来辅佐太子,可为何他竟又选择了岑娇。

    容和并未开口,也不打算回答。

    前世他的选择是站在了容陌对立之面,他没输,但也没赢。

    若他身体无碍,他定会与容陌好生较量一番,可这一世留给他的时间本就不多了,既然这天下本就是一场豪赌,那他为何不能选择将胜算压在另一方。

    容和望着身穿红衣的少女,她是这场棋局的变动,若是以往他定要将所有变数清楚,可那日望着她与初夏在树荫下踢毽子,想着明时与他讲的那些话,他忽的做了一个决定。

    他不想再掌控变动,而是将这一场赌局的胜负交给这个变故。

    “你想如何处理她们?”容和没有望柔妃与陈希一眼,只静待着岑娇的回答。

    岑娇抬眸迎视容和,“天下人的生死皆在陛下掌握之中。”

    容和轻笑扬唇,“你还真是一点把柄不愿留下。”

    岑娇挑挑眉,造孽的事还是让容和一个人做吧!

    容和抬手,高荣端上早已备好的毒酒。

    陈希拼命躲闪,惊惧的眸中更藏着深沉的恨意,“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重来一世,我要赢,我不要输,不要输!”

    前一世她便是被一杯毒酒葬送了性命,为何重来一次,岑娇可以有不一样的璀璨人生,而她却又沦落至此!

    可无论她如何挣扎,那杯毒酒也被灌入了她的腹中。

    陈希呕吐不止,妄图将毒酒吐出。

    柔妃冷眼望着,脸上没有一丝惊恐之色,只平淡的看着容和道:“姐夫,相处多年,让我自己饮下此杯可好?”

    那“姐夫”二字让容和眉心微动,他略一颔首,高荣给柔妃松开了禁锢。

    “娘娘请吧。”

    柔妃望着送到自己面前的酒杯,未动,只盯着容和问道:“姐夫,你会迎娶岑娇吗?”

    “既是将死之人,何必多问?”

    柔妃却仍旧直直的看着容和,执拗的又问了一遍,“姐夫,你喜欢上岑娇了吗?你要娶她做皇后吗?”

    容和虽有不耐,但望着与柔妃那与先皇后有两分相像的眉眼,他压下了心中的厌烦,回道:“不会,朕此生心中只有倾儿一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trip2.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